2017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方网站!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in china!
综合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专题
省书协主席职位:花费1000万
发布时间:2017-5-15

    事实上,各种艺术家协会领导干部兼职当“领导”现象一直颇受争议。2014年12月,《人民日报》就曾发文炮轰一些领导干部利用书画协会“中饱私囊”,《中国青年报》也发表评论,建议官方规定领导干部一律不得在书画协会兼职,强调“只有斩断权力滥用之手,才能有效遏制‘退下去不要怕,名利双收玩书画’的艺术腐败”。书协中究竟有哪些乱象?除了书协,又有哪些文化艺术团体或协会,也是行政化的“重灾区”?除了书协,“官雅圈”又有几多权钱勾当?跟着华西都市报记者,一起来看一下。

“官雅圈”乱象

  “专家说,当今中国,是一个靠头衔吃饭的时代,如果你没有头衔,实际水平再好,也只有靠边站。所以,大家都运用一切的智力、财力与精力,去博取一个明光铮亮的头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惜下跪、不惜勾兑,不惜出卖肉体乃至灵魂。这是一个我们不承认的一个事实。当代书法与绘画最根本的缺失是操守的缺失。”

【乱象1】

哪些落马贪官 与书协扯上过关系?

胡长清:“我是书法家,你们不要杀我”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好书法,曾为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书协的理事。在任时找其题写匾额的人络绎不绝,胡长清因此收了不少润笔费。2000年3月8日,胡长清被处死刑,有说法称,胡曾乞求“我是书法家,你们不要杀我”,以后还可以“用书法服务人民”。胡伏法后,他的两幅署名盖章书法在南宁市贪官藏品拍卖会上拍卖均未成交,“字因人贵”转而变为“字因人贱”。

陈绍基:花1000万,买广东省书协主席

    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还曾是广东书协主席。一位正省级官员主动要求当一个相当于正处级的省书协主席,陈绍基可谓开风气之先。凤凰卫视何亮亮在2009年4月29日的《时事开讲》中说,陈绍基花了1千万元买这个职位。如果这个说法属实,足见书协领导的含金量。王有杰:从每平尺2千到每平尺50,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有杰,在任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等职务期间,卖官无所顾忌,收受钱财不择手段。此外,其书法润格在其担任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时,被文化部文艺作品评估为每平方尺二千元。在中纪委专案组查处王有杰案件时,为评估他受贿藏品字画价值时,顺便把他的作品夹带其中,其作品被书画专家评定为每平尺五十元。诚如王有杰所言:“一个平民百姓就是写的比我好十倍百倍,他的价格也不会比我这个省委常委、市委书记高一分钱,这里肯定与我职务身分有极大关系……”

【乱象2】

    周一波辞职引发陕西书协为啥有62位领导争议?

就在2014年12月,时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周一波辞职,将书协乱象推向高潮。2014年12月7日,据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官网消息,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周一波宣布辞去相关职务。此前周一波在《人民日报》撰文批评某些领导干部,热衷于挤进艺术家协会兼职,乐于利用书画协会职权谋利,作品低劣却卖得十分红火的怪现状。希望领导干部从自身做起,自觉退出各级书画协会主席团。
    此前,据南方周末报道,2013年1月21日,陕西书协换届,共选出了11名名誉主席、1名主席、16名常务副主席、18名副主席、10名副秘书长及6名顾问。62人的主席团阵容史无前例地臃肿。近日,陕西书协官网上的第四届主席团人员名单显示,包括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陕西省委统战部原部长周一波在内的8名副厅级(含离退休)以上官员辞职后,仍有27名副主席。周一波辞职后,引发了网络大讨论。网友称:“我们国家也就只有一个国家主席、一个国家副主席,而一个小小的省书协却有35名正副主席,如果再加上11位名誉主席,就有46名“主席”。假使再加上10个副秘书长,6个顾问,这个书协62名领导。可谓阵容强大,难怪有人称它是领导人数最多的一个单位。那么,这个书协要这么多主席干啥呢?为何都想当书协主席呢?其实争当书协主席的现象不只是陕西书协独有,其他省份书协也为主席争夺战打得你死我活,头破血流。有的“书法”水平实在不敢让人恭维的官员也往书协里面钻。之所以这样,关键还是一个“钱”字。

【深度分析】

    什么助长书协“官气”,位子在前 名利在后?中国的书法家数不胜数,每个层级都有书法家协会。书法家有组织本来是一件弘扬民族文化艺术的好事,然而,如今的书协已经远不如以往那般风气纯正,很多官员都被强拉进了书协,不仅成为会员,甚至还担任重要领导职务。书协和很多学校一样,已经变得行政化,用王岐山的话说就是“官气”太重。如今的官场,对书法等艺术有兴趣的官员应该也不少,但是,书法能达到比较高水平的却寥寥无几。不难发现,因为有太多不具备专业水准的官员进入书协,导致不少地方的书协成了官员卖弄风骚的俱乐部,即使他们的书法水平再不尽人意,依然有人击节赞赏,甚至还不惜花费高价买入置于家中。主导很多地方书协的已经不再是艺术,而是权力,评价书法的标准也因此而变得混乱模糊。(变体)新华视点”记者曾采写的一篇报道《谁让“大师”满天飞?文化腐败牵扯官员腐败》。文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记者在采访中获悉,某地有人曾花上千万元收藏了一位书协主席的字,结果这位主席下台后,字贬值到100万元。

    这件事传递了一些什么信息呢?首先,“上千万”原来不是书法作品的价格,而是“主席”这个头衔的价格,“100万”才是那幅字的价格。一幅字,能值100万,也算得上是好字了,但是,“字价”不如官价。本来,书法是一种文化商品,可以有价;而官职不应有价,官职有价,是权力寻租的结果,是腐败。当书法的价格随官位的得失而涨落,反映的是文化失去了独立的价值,成为权力的附庸,简单地说,就是被官场化了。

“只要坐上这位子,便有大把的名和利”!一幅字的价格涨跌,是个例,也许不能说明整体的情况。2013年,陕西省书法家协会换届,产生16名常务副主席、18名副主席,舆论一片哗然。知情人爆料,一个副主席一年卖字收入可达数百万元级,理事收入也在50万-100万元之间,“只要坐上这位子,便有大把的名和利”。

    报道中,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青年书法家朱友舟说:“这充分说明文化圈内官职已经与经济利益挂钩,许多人拼命钻营就为了在协会当个主席、秘书长、理事之类的,拿官场上的身份去卖自己创作的艺术品。按官职大小给艺术价值排序,主席的字就比副主席的好,副主席的字比秘书长的好。这种行为对艺术本身是一种伤害。”“官大字就好”,并不始于今日。

“官价书法”,是用权力给作品定价
    湖南省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他在任时出版了《大伦书法作品集》,定价高达418元,几年下来他卖这本书一共“挣”了3000多万元。“大伦书法”的热卖,不是文化的繁荣,而是“官化”的荣耀。418元一本,不是书法的价格,是权力给自己标出的价格。文化圈子的官场化,即通常所说的“行政化”,其内容是,书法家协会、作家协会一类的文化团体,从组织结构、运作方式到价值取向,被官场控制,并被官场同化,艺术家及艺术创作都成为官场的附庸,如同报道披露的那样,一些所谓的艺术家,在一些政府官员眼里,不过是一台叫得应的印钞机,所谓的文坛领袖人物,不过是一些官员手中的筹码而已。
“官而退则艺”,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

    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马啸曾说过,:“‘坑多,陷深,水脏’,有人这样描述当前中国艺坛普遍存在的丑恶现象,此看法虽有些过激,但也不无道理。我们必须正视当前坛被权力与金钱侵害的事实。此种侵害,尤以书坛为烈。不仅陕西书协如此,从中央到地方莫不如此如此。每当换届临近,书家、画家们最忙的事,不是临帖、写生、创作或探究艺术,而是到处找关系,托领导。某些官员和商人们以职位和利润为诱饵,联手将艺人们玩弄于股掌之间。一些官员和商人觊觎艺术品的高额利润,于是便亲自上阵,霸占艺术界的要职。”那么,“官而退则艺”,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传席曾这样说过:“为什么想在书协当官呢?一是出风头,二是好卖字。各级书协也希望退休官员加入,退之前就找好了,因为他们手中有资源,可以利用。贪污几个钱是小腐败,更大的腐败是滥用权力做不利于国家的事情。”他觉得,退休的官员连书协都不应该参加。退休官员如果喜欢写字,可以让真正懂字的人给他们辅导辅导,偶尔组织一个“书法展”什么的,自己玩玩是可以的。他曾这样解读官员争相进书协的背后深意:“当今中国,是一个靠头衔吃饭的时代,如果你没有头衔,实际水平再好,也最有靠边站,或只能获取较低的收益。所以,大家都运用一切的智力、财力与精力,去博取一个明光铮亮的头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人们不惜下跪、不惜出卖肉体乃至灵魂。这是一个我们不想、不愿但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当代书法与绘画可能缺失许多东西,如技法、文化、内涵等等,但是在我看来,最根本的缺失是操守的缺失。”

【新闻纵深】

    该去“官气”的何止一个书协?在文化界某些领域,一些所谓的“大师”泛滥、真假难辨,这背后也隐藏着腐败,甚至部分艺术品的价值也按官职大小论价。官员作品按职务高低论价,雅号”背后暗藏权力买卖,在文化界某些领域,一些所谓的“大师”泛滥、真假难辨,这背后也隐藏着腐败,甚至部分艺术品的价值也按官职大小论价。去年底,周一波等8名副厅级以上干部退出陕西省书协领导职务,这一表率行为引发了社会关注。“文化圈内个别官职已经与经济利益挂钩,有的人拼命钻营就为了在协会当个主席、秘书长、理事之类的,拿身份去卖自己的艺术品。按官职大小给艺术价值排序,主席的字就比副主席的好,副主席的字比秘书长的好。这种行为对艺术本身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青年书法家朱友舟说。业内专家认为,在一些地方,当选省书协主席、副主席后,作品润格上升也是事实,这是“官本位”思想对艺术品市场的不良影响。原因在于艺术品的好坏往往没有一个统一标准,在艺术团体中又人为地把书法家分成了三六九等,似乎主席、副主席就该比理事、会员的润格要高,这是目前中国书法市场价值错位所导致的结果。“一些地方的摄影协会一般特别欢迎领导干部入会,还往往会推举他们当会长、副会长。”一位摄影界专业人士告诉记者,让领导入会特别有利于开展活动,靠他们的关系可以轻松筹钱、办事。尤其是一些地市级以下的摄影机构,属于民间组织,更急于吸引当地领导入会进圈。至于领导们的创作水准,“大多还是停留在感观感受层面”。“艺术品的好与坏,艺术家成就的高与低,应该由艺术家的专业、技法、创新这些纯艺术的角度来衡量。”中国文联副主席边发吉说。许多文化界人士指出,文化腐败损伤了文化艺术的健康发展,沾染着“铜臭气”,而且与个别党政官员的腐败息息相关;应对权钱交易、小圈子活动进行严厉打击。

争相戴上文化帽,“雅圈”成官员腐败新灾区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爱好文艺的官员通过各类官方和民间的协会搭台,形成一个“沙龙”或“雅圈”,结伴采风、办会出展。然而,这个圈子却暗藏腐败。摄影圈:烧别人钱玩自己的游戏。摄影被公认是一项花费不菲的爱好,由于摄影既拥有高大上的硬件可以炫耀,又包含一定的文化审美含量能够加分,所以,近年来在官员圈子里非常时髦。而其中一些官员的摄影器材则是受贿而来。书画圈:中饱私囊。

    一位曾担任过全国政协委员的国内著名画家告诉记者,现在一些政府部门喜欢召集书画家搞笔会,期间创作的艺术品有时会被少数官员中饱私囊。“我就亲身经历过一次,在一次官方组织的笔会上,国内几名艺术水准很高的书画家联合创作了一幅画,非常难得,这幅画被一位领导拿回自己家了。”收藏圈:投其所好。

    办案人员调查发现,在倪发科身边,有一个玉石的圈子。在他的“明示”与“暗示”下,多名老板四处“淘宝”,以投其所好。为买到倪发科喜欢的和田玉,矿业老板吉立昌多次专程带着玉石专家坐飞机去新疆,买回玉石供倪发科挑选。玩过了的“官雅圈”,谁让“大师”满天飞?

    有媒体还披露,一个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也要花一千多万元才能角逐到这个称号。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原景德镇市委书记许爱民角逐“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引发众多争议。其中有一个细节引人关注,在他担任景德镇市委书记期间,其作品价格昂贵,且供不应求。业内人士说,“书记的瓷器不是谁都卖的,你要想做个工程或者到这里来投资,就可以先买书记几件作品嘛!”这难道不是“玩过了”?景德镇曾成为“雅贿”的集聚地,难道与许爱民的“身先士卒”、“身体力行”没有关系?还有不少官员自己不懂艺术,却为艺术家一同“混江湖”,甘当艺术家的代言人,一有作品展,就去站台和发表“重要讲话”。这难道不是“玩过了”?不少书画家,工艺美术大师,也极力攀附官员,借机抬高身价。这其中,有没有涉及腐败的内容不得而知。这难道不是“玩过了”?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xubeihonghuayuan@126.com 

 國際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xubeihonghuayuan.com  中國國際版

 China Xu Beihong Academy of painting international official website

总访问量:4637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