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方网站!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in china!
大众讲堂
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讲堂
一家为庆祝女儿保研自驾进藏 路遇事故全家丧生
发布时间:2017-7-31

原标题:悲剧啊!庆祝女儿保研,浙江一家三口自驾青藏,路遇事故车辆焚毁!要比对DNA才能鉴定身份

(来源:都市快报)7月29日,宁波市鄞州中学官方微信发布一条通告:2017年7月28日17时许,我校接到甘肃省天水市高速交警通报,我校陈忠铨、全静霞老师一家于甘肃省天水市甘谷县高速公路上发生交通意外。

 昨天,学校再次发布通告:出事车辆确定为陈忠铨老师的车子,由于车辆已经严重焚毁,车内人员的人数及身份需要经过DNA鉴定比对才能最后做出司法确定。

 

据记者初步了解,当时车内应该有三人,陈忠铨夫妻及刚刚保送研究生的女儿。

事故可能发生在返程路上

昨天,鄞州教育系统的微信群里,老师们都在说这起事故。据陈忠铨的同事介绍,陈忠铨是鄞州中学的招生办主任,妻子全静霞是鄞州蓝青学校的副校长,该校属鄞州中学联合办学单位,女儿就读上海外国语大学,今年本科毕业,刚刚被保送到本校读研究生。所以这次的自驾游,本是一次开心的庆祝旅行,一家人的目标,是把车开上青藏高原。

7月上旬,一家人做了详细的攻略后,从宁波开车出发,计划从青海进入西藏,一路顺利的话,应该是8月初就能返回宁波。出事前一天,陈忠铨在自己的朋友圈晒出两张照片,一张是他在310国道上和车子的合影,一张是一家三口到达青藏高原的象征地——唐古拉山口的合影。

陈忠铨老师在310国道上和车子合影(图自陈忠铨朋友圈

根据鄞州中学官方通报,事故发生在甘肃天水甘谷县境内的高速公路上。据资深驴友介绍,这条高速应该是连霍(大连至霍尔果斯)高速,通过这条高速,可以直接进入西藏和新疆。从时间上推算,这起事故应该是发生在一家人返程的路上。

                          一家三口到达青藏高原的象征地——唐古拉山口(图自陈忠铨朋友圈)

曾3次自驾入藏的驴友老陶说,从宁波出发到青海西宁可以全程高速,中间路过天水,这是最近的一条自驾线路,其中天水到兰州的高速路段质量不是很好,有很多隧道,如果是新手自驾,很容易在这一路段出现追尾事故。而据陈忠铨同事获得的情况来看,陈忠铨的车子当时很有可能遭遇了强烈追尾,车子瞬间爆燃。

优秀的老师,优秀的女儿

陈忠铨和全静霞夫妇,都是教语文的优秀教师。在最近几年的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中,陈忠铨辅导的学生屡屡获得全国大奖,全静霞则是蓝青学校的名师,出过书,还在国家级、省级多个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很多年前,鄞州中学的学生在百度贴吧发起过一个讨论:哪位老师,是鄞州中学最具亲和力的老师?有学生这样回复:陈忠铨,不解释。7月29日,在这条帖子的留言区,有学生补充了一句:老陈走了。三年前从鄞州中学毕业的小张同学说,他听过陈忠铨老师一年的课,“他讲课很风趣,尤其教我们写作,很有一套,方法挺管用的,有什么问题去请教,他都是非常耐心细致地给我们解答。”

4年前,陈忠铨的女儿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今年因为成绩优秀,被直接保送研究生。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出了这个意外。事情发生后,鄞州中学多位领导已经陪同陈忠铨老师的亲属,一起前往甘肃天水。昨天下午到晚上,记者多次拨打学校王校长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或者关机。学校通过官方微信表示,待法医作出医学鉴定后,会再发布讣告。

自驾入藏,应该注意些什么?

每年暑假,都是自驾入藏的高峰期,但驴友老陶说,其实这并不是入藏的最佳季节。

                           唐古拉山是青藏线进藏必经之路,7月仍是白雪皑皑。摄影吴斌

老陶说,每年4月到9月上旬,是西藏的雨季,9月下旬到10月开始进入旱季。当然,七八月份去西藏,还能在青海看到最后的油菜花。从浙江出发,入藏的线路一般是三条:经云南走滇藏线,经四川走南北两条川藏线,经青海走青藏线。无论走哪条,单程都有三千多公里,并且要从零海拔上升到三四千米的高原,对车技和车况要求都很高。

                                雨季进藏容易发生泥石流。摄影胡俊超

这些线路中,青藏线全年都比较好走,另外两条对季节要求比较高,旱季进藏相对更安全,因为雨季容易发生泥石流。特别是318国道川藏线,坡多弯多峡谷多,新手第一次盲目自驾进藏,非常危险。2006年宁波两对夫妻自驾经川藏线进藏,车辆在林芝地区波密县境内翻入雅鲁藏布江支流,1人当场死亡,3人失踪。不少宁波驴友对这起事故还记忆犹新。老陶根据自己的进藏经历,为自驾新手提出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办法:先飞机到成都或者西宁,然后在当地租车自驾进藏。

当然,自驾也并不一定全程自己开,最好雇一个当地的老司机,价格大概1200元一天,到了相对平稳的路段,可以尝试自己开一段,不过一定切记:不能开太快!老陶说,有一次和朋友走川藏线,在业拉山上著名的99道拐这里,亲眼看到过自驾车从悬崖翻下去,“那个惨烈的场面至今难忘,以后每次进藏路过这里,我都会低速开,不能拿命开玩笑。”

                              318国道川藏线上的业拉山99道拐。摄影吴斌

3次进藏,老陶都是选择从川藏线进,青藏线出,因为川藏线沿途风景更好,青藏线路好,返程可以节约不少时间。

一名驴友的进藏生死体验

7月初,北京的何先生和3个朋友自驾进藏,途中经历一次可怕的翻车事故,他用文字记录了当时的生死瞬间。车身忽然剧烈地飘忽抖动起来。我从酣睡中惊醒,困惑惊恐地看着丰田霸道咆哮着冲下路基。然后翻滚。世界在我的眼前颠倒,旋转。猛烈地撞击地面,弹起,再旋转,翻滚。我的头部不知撞到了什么,或是被什么撞到了,清晰的撞击感。我一次次地想,差不多了,该停下来了吧,接下来却是又一次的翻滚。翻滚……,可能我要死了吧!没想到会死得这么快!翻滚……,我连个最简单的告别都没机会了。翻滚……,终于,丰田霸道的左侧车身重重地砸向地面,停止了。

如果有人恰巧路过,他看到的情形将是这样的:一辆高速前进的丰田越野车,突然发了疯一样冲出路基,不断翻滚跳跃,零件和物品四处飞溅,一次次与地面猛烈冲撞,一次次弹起,就这样弹跳翻滚着冲出了100多米,最终以侧翻的方式砸在地面。车头四分五裂,车身七扭八歪,强大的丰田霸道完全报废。他一定会想,车里的人,肯定全完了。我被安全带紧紧地锁在左侧后座上,世界旋转了90度。左侧的安全气囊已经打开,软塌塌地挂在车窗上方。到处都是血滴――那时我还不知道,都是我的,我的头部豁开一个小口子,不算大,也不算深,只是掀开了头皮,却随着车辆翻滚,甩出了不少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感觉都很清晰。脚没问题,腿没问题,腰没问题,前胸也没问题。后背胸椎和颈椎一带疼感明显,但尚可忍受。我真的没问题。我还活着,而且似乎并没有特别严重的、配得上这一串暴力翻滚的内外伤。头上的口子还在出血,左脸颊留下几道血流,但这完全可以忽略。

1小时后赶来的交警深感意外:如此严重的令越野车直接报废的交通事故,居然无人死亡,3人轻伤,1人重伤――后来发现,其实是4人全部轻伤。这绝对是个奇迹,我们全都系了安全带,是安全带将我们紧紧地束绑在座椅上,和车体保持同步的翻滚与旋转。即使是坐在后座,亦请系好安全带。  (都市快报记者胡剑)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xubeihonghuayuan@126.com 

 國際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xubeihonghuayuan.com  中國國際版

 China Xu Beihong Academy of painting international official website

总访问量:4646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