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公告:根据合同法和董事局会议决定:原聘用的负责人及书画家,合同到期后未续签,从2019年元月1日起,正式解除与本院所有关系。
综合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专题
骑马、打猎、吃老虎 曹园庄主如何走上“作死”之路?
发布时间:2019-4-5

曹园庄主骑马、打猎、吃老虎的日子结束了。

3月19日开始,位于黑龙江牡丹江市张广才岭国有林区的、从未对外开放过的曹园,被媒体用“毁林百亩”“私人庄园”“堪比故宫”这些关键词“敲”开了大门。

这里不愧是当地人人皆知的“私人故宫”,内设“三园一馆”,亭台楼阁极尽奢华,跑马场、人工湖、高尔夫球场、温泉酒店一应俱全,甚至还在半山腰修了个蓄水大坝。原先相关部门批准的建设面积是2.7公顷,而曹园的实际占地面积却达到19公顷之多。

3月20日,牡丹江火速成立了专项调查组全面进驻曹园,6天后专项调查组认定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存在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等行为,责成涉事企业立即自行拆除违建。

这一次,在媒体的监督下,曹园的大门彻底被“炸”掉了。就此,也揭开了这座豪宅幕后老板曹波的神秘面纱。

曹波在电视镜头前声泪俱下地辩解:“手续没有完善,我就先把它做了,心急么,就想把项目做好,我骨子里就想说,自己攒点钱把文化园做好献给社会……”

但不管曹波如何给自己“洗白”,4月2日,他还是被刑拘了。

搭上国企

以钢材轮胎生意发家

1993年,36岁的曹波在上海以688万的注册资本成立了上海森懋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懋),这家现如今已被吊销执照的公司,当年主要经营的是钢丝、轮胎、橡胶原辅材料等业务。

人到中年还背井离乡搞创业,这绝不是一个成熟中年男性一拍脑门儿就决定的事。实际上,曹波早已悄悄搭上了上海轮胎橡胶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上轮集团)这艘“大船”。

上轮集团是由国内最早生产轮胎的两家著名国企——上海大中华橡胶厂和上海正泰橡胶厂于1990年强强联合组建的。两家企业各自带着自己的名牌产品“双钱牌”轮胎和“回力”鞋,入驻上轮集团旗下。

曹波公司就是“双钱牌”轮胎的钢丝供货商。

跟着上轮集团,曹波的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3年后,曹波就在黑龙江成立了自己的集团——黑龙江天懋集团有限公司,同样主营钢丝、钢材等业务。

在销售钢材这个老本行之外,颇有手段的曹波也开始扩展新的商业版图:

1998年,牡丹江超越娱乐有限公司成立,经营范围主要是餐饮、住宿、洗浴、娱乐;

2006年,选在6月6日这个吉利的日子,曹波创建曹园;

2012年,他将投资目光转向了近些年备受东北人追捧的海南,6年时间里在海南创立了5家公司,几乎都与地产业务相关……

近几年,曹波在黑龙江的业务还逐渐延伸到了科技和医疗领域,先后成立了黑龙江海东青航空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中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牡丹江曹园康复医院有限公司。

攀上范宪

曾是他的“准”亲家

商海浮沉,曹波的发家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

90年代末,眼看上轮集团的领导班子要换了,曹波怕保不住自己的供货商身份,赶着在1999年成立了上海天轮钢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轮钢丝),由两个儿子曹超、曹越各持50%股份。曹波打的主意是:万一森懋被上轮集团的新领导踢出局,还有天轮钢丝能补上。

不过,上轮集团新任董事长范宪显然看穿了曹波的伎俩。新官上任三把火,范宪的这把“火”直接就烧到了曹波头上:他把森懋和天轮钢丝两家公司统统踢出了供货商名单。曹波想找范宪疏通疏通,可连对方的面都见不着。

令范宪没想到的是,曹波还留了“后手”。

此前,曹波伙同上轮集团的前任领导向银行贷款1000万,这是由上轮集团做的担保。曹波前脚被范宪踢出供货商名单,后脚就要申请破产,这意味着银行只能从上轮集团的账上划走这1000万。这下可轮到范宪火烧眉毛了。

最终,范宪和曹波达成协议:曹波公司继续供货,银行划走的1000万,从货款里扣除。

正所谓不打不成交。2003年,范宪因脚伤住院,曹波以探病为由给他送了2万块钱。第二次,曹波又带来了20万美金,被范宪退回,但两人自此开始交好。

当时,范宪有一件麻烦事:上轮集团要在如皋地区开设分厂,原本打算出资约1590万元,但被上海证监局警告这笔投资必须退出。曹波父子成了范宪指定的“接盘侠”。为了弥补资金不足的空缺,范宪挪用了3100万元,以预付款的名义借给了曹波父子。

与此同时,曹波的儿子曹超对范宪在德国留学的女儿范颖颖展开了热烈追求,两人在2006年举办了订婚宴。就这样,曹波与范宪在几度交锋之后竟然成了“准”亲家。之后,曹波父子以送礼、订婚礼金的名义给了范家335万元。

范宪腐败案发后,曹波父子也因此前范宪曾几次挪用公款借钱给他们而被卷入其中。曹超与范颖颖的婚约不了了之。

2010年,范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个人财产。判决书中称曹波、曹超父子二人被“另案处理”,但至今还没有处理结果。

朋友反目

或是被合伙人举报

范宪“倒”了,回到牡丹江的曹波又找到了第二个靠山——张晶川。

2008年到2015年,张晶川历任牡丹江市市长、市委书记。有了他的保驾护航,曹波更加大胆地建设曹园,不仅盗伐大量林木,甚至还在里面设了个狩猎场,兴致来了就捕杀野鹿、野猪等野生动物。在曹波的私人宴会上,宾客还能吃到老虎肉。

这期间,一位名叫张学成的商人成功打入了曹波的朋友圈。除了一起吃饭、打猎,二人还合伙开起了公司。

张学成有9家公司,一半在哈尔滨,一半在海南,在海南的这些公司全是和曹波一起开的,其中,最重要的项目是三亚中央大道。两人“志同道合”,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好景不长,2016年,张晶川因违纪被查,恰好此时,三亚中央大道项目的资金出现了困难,曹波和张学成之间的友情也开始出现裂痕。

压倒友谊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快来了。曹波擅自让一家名为“上海天懋集团”的公司接手三亚中央大道项目,而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就是他的两个儿子。

曹波的这波“骚”操作彻底惹怒了张学成。至此,二人反目,打起了官司。张学成指控曹波挪用公司资金给儿子、骗取银行贷款2000万,要求解散公司,但法院最终驳回了张学成的诉求。

这一次,举报曹园的人也叫张学成。此“学成”是否就是彼“学成”还未得知,如果真是同一人,那可就应了那句“最了解你的人,伤你最深”。

曾经贵宾如云,现在风雨飘摇。“庄主”进去了,金碧辉煌的曹园未来又该何去何从?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zgbjms.com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6835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