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综合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专题
港警未批元朗游行,暴徒叫嚣“放火烧村拆祠堂”
发布时间:2019-7-26

上周日香港元朗地区发生冲突事件,极端分子却将矛头指向当地居民,欲在27日发起所谓“光复元朗”游行,网络上暴徒预谋“放火烧村拆祠堂”的传言甚嚣尘上,令村民战战兢兢。

同时,尽管港警自6月“反修例系列游行”爆发以来开出首张“反对通知书”,但该行动发起人、“港独”组织成员钟健平仍扬言会如期举行游行。

对此,警方当日预计出动3000至4000警力,3至4个应变大队候命。当地居民则表示,若有人冲击元朗,他们会保护家园,“我们不会惹事,也不会怕事,总之不要超越村界挑衅我们。”

暴徒预谋“放火烧村拆祠堂”?村民心惊胆战

据《文汇报》7月25日报道,极端分子以21日元朗白衣人冲突事件为由,连日来借题发挥,挑拨香港民间矛盾,煽动发起“报复行动”,在网络上发帖叫嚣称会“武装升级”,于27日攻入元朗村落“放火烧村拆祠堂”报复。

“连登”为香港网络讨论平台图自《文汇报》

为此,有人已到村落“踩线”,了解地形及环境,更拉断村内电信网络,令该村部分通讯一度暂停。暴徒还计划于游行当日把涉暴物资运入元朗,怂恿参与者在当日自备防具、雨伞及行山杖等,准备随时行动。

黄色及白色光纤缆线被剪图自港媒

有人暗示会带纵火物品到现场,用“鸡尾酒”作代号掩人耳目,企图在当日发动大规模暴力冲击,放火烧村。

不法分子还于22日刻意在网上发动所谓“烧村公投”,两日内竟获得超3万个“正评”。之后,有人认为消息外流不利当日行动,且有助于警方展开“煽动暴力”的刑事调查,又发贴要求平台管理员删除有关贴文。

同时,因白衣人上周日事后聚集在毗邻元朗站的南边围村,外界把矛头指向该村。

元朗南边围村村民蔡小姐(化名)25日向媒体表示,“我反对暴力,不支持7月21日元朗站白衫打人!”

但她透露,最近网络上流传黑衣人要来村里生事,也多了外来人在村外徘徊,部分村民现在战战兢兢,已要求警方加强巡逻。暴风雨将至,她选择27日带家中小孩离村暂避,等形势安全再回去。

元朗村民担心搞事者入村破坏,纷纷在屋子门窗钉上木板加固图自《大公报》

该村民指出,围村其实并不神秘,以往逢假日,不少本地游旅行团安排旅客入村游览,但受近日社会纷争事件影响,本地团已暂停。

同时,受暴力分子预谋袭击的阴霾影响,27日元朗区内多项商场及文娱活动已提早宣布取消。

有餐厅表示,近期元朗社区气氛紧张、恐怖,连累生意额暴跌一半,担心周末被迫停业再损生计。

元朗社区气氛紧张,店铺大多关门,部分生意额暴跌一半,店主担忧周末被迫停业将再损生计图自《大公报》

元朗大荣华酒楼董事总经理梁文韬称,本周六酒楼“放假一日”,不评论政治。麦当劳发言人则称,在元朗区有五间分店,会以顾客及雇员安全为首要考虑,已制定相应措施,包括如有需要会让分店提早关门。

各界促港警开“反对通知书”,发起人扬言如期举行

种种网上情报显示,这次游行极度高危,各界齐声要求警方拒发“不反对通知书”。

24日,当地十八乡乡事委员会去信警方,对27日的元朗游行表示强烈反对,网络上盛传有人会在当晚向南边围发动攻击的消息,而游行发起人钟健平为“港独”组织成员,有犯罪前科。

基于上述理由,该会再次重申,如警方仍然向有关人士批出不反对通知书,一切严重后果将全部由警方负责。

厦村乡乡事委员会也向警方表示,游行申请已严重影响元朗市民生活环境,暴力事件令市民蒙上沉重阴影,假如再发生不幸事件,最后只会连累市民。

此外,过半数元朗区议会议员发表声明,紧急呼吁游行人士要和平、理性,所有元朗市民和乡民能够保持克制,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发生。元朗区议会反对一切非法的暴力行为。

对此,香港警方25日发函回复,指出此次游行针对21日元朗事件,警方有理由相信,游行人士会与当地民众发生肢体冲突,对游行人士、村民和其他人士构成危险等5条理由,驳回游行申请

图自港媒

值得一提,这是6月份香港爆发“反修例系列游行”以来,港警开出的首张《反对通知书》

而所谓“光复元朗”游行计划由体育路水边围村游乐场出发,以元朗西铁站作终点,之后进行集会。

港媒指出,本次“7·27游行”申请人是钟健平,他声称此次游行“并无组织带领”,自己只是以“元朗居民”身份作为代表申请不反对通知书。但实际上,钟健平是2013年成立的“港独”组织“港人自决、蓝色起义”的创始人,以“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为宗旨,鼓吹“港独”思想。

2013年在七一游行期间,钟健平被判非法集结罪成,在2015年被判社会服务令80小时。法官当时指出,从有关的呈堂影像可见,案发时涉及被告等超过三人集结在一起,企图冲击警方的防线,当中涉及暴力。

他还曾与多次发起“光复行动”的梁金成组成“本土公民”,在2015年6月的一个记者会声称警方在处理公众纠纷时执法不公,他会征询法律意见,日后面对暴力事件时,市民可否采用“公民拘捕权”,直接押解“施暴者”上法庭

梁金成(左)、钟健平图自港媒

24日,钟健平与警方会面不欢而散,扬言即使没有不反对通知书,也会如期在元朗举行游行。25日,他又声称,26日下午两点出席上诉委员会聆讯,即使上诉失败也会“一个人游行”。

据《文汇报》报道,有大批暴徒还表明,就算当日没有获得警方的“不反对通知书”,也会照计划“杀入元朗”报复。

“假游行、真暴力”,不批游行依法有据

对此,署理新界北总区指挥官曾正科25日傍晚召开记者会表示,从社交媒体可知,预计过万人参加游行,并非申请人声称的300人,且游行人士与居民存在敌对感情,担心双方发生暴力冲突机会相当大,有人鼓吹暴力,扬言烧祠堂。

他说,截至昨日接获1700名市民意见强烈反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13个社区领袖、11间大学校长、元朗区议会、元朗校长会等相继公开表示忧虑,如警方仍批出是不顾民意。

港媒指出,警方对本周六元朗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虽然罕见但依法有据。《公安条例》第9及14条列明,警务处处长如合理地认为,为维护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护他人的权利和自由而有需要,可禁止举行任何已作出通知的公众集会或游行;警务处处长不得迟于所知会的游行开始时间前48小时发出反对游行通知。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傅健慈博士也强调,暴徒不断利用集会、游行示威的方便,进行破坏社会安宁和秩序的极端违法行为。根据国际人权公约、《香港人权法》和《公安条例》,警务处处长绝对有权不批准任何危及社会秩序的游行示威申请,避免警察和其他无辜的市民受伤,保障社会安宁和维护法纪,这是合情、合理、合法。

《文汇报》评论道,近期香港多次暴力冲击事件都是由游行演变而成,此次极端分子也打算故技重施,先申请在当日游行,企图召集更多人参与,再在游行期间趁机发动暴力冲击。

同时,已有多名煽动暴力者在网络上研究当日的袭击计划,更有人放上元朗地图,详述如何进攻元朗一带,就连围村的祠堂位置也清楚标示,“假游行、真暴力”的目的已非常明显

图自《文汇报》

新界乡议局联同27乡乡事委员会25日举行记者会,乡议局主席刘业强强烈呼吁,如有人在本周六到元朗游行,应以和平方式表达诉求,同时已责成元朗六乡呼吁乡民留守村内,避免有不必要的口角之争。

图自《大公报》

对于有网民声称要攻击村内祠堂及祖坟,刘业强严辞呼吁大家切勿试法:“村内有老有小,有非原居民,这件事绝对不可发生。”

十八乡乡事委员会主席程振明则表示,示威者的诉求针对政府,但此次矛头却针对元朗。村民没有任何政治思想,所有人包括乡议局主席都是政治中立,若有人冲击元朗,他们会保护家园,“我们不会惹事,也不会怕事,总之不要超越村界挑衅我们。”

被问到万一示威者冲击时如何保守家园,程振明表示将“见招拆招、兵来将挡”,相信当日将会有足够警力到场维持秩序。

《大公报》援引消息人士称,警方当日预计出动3000至4000警力,3至4个应变大队候命,由于所有游行人士已属非法集结,估计届时大部分居民自动回避.

根据近期现场经验,前线人员区分搞事分子及普通市民并不困难,但碍于人数众多不可能全数拘捕,所以主要拘捕暴力搞事分子,其他人会拍摄容貌,事后追究。

此外,汲取沙田受袭主要为刑侦人员的教训,此次大幅加强刑侦人员的防护装备,包括盾牌、头盔等。

针对上周末元朗冲突事件,香港警方24日凌晨再以涉嫌非法集结,在元朗区拘捕一名32岁男子,被捕总人数增至12人。

被捕人士大部分为元朗区村民,年龄在39至51岁之间,部分有黑社会背景。而早前被捕的11名男子当中,有七名已获准保释候查,须于八月下旬向警方报到,另有四名仍被扣留调查。

同时,警方由23日展开“雷霆19”反黑行动,在元朗区搜查多间娱乐场所,又在八乡一汽车维修场,检获利刀和大铁槌等武器,以及约值43万元港币疑似毒品,并拘捕一名有黑社会背景男子。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zgbjms.com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8018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