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环球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风采
美国驻太平洋航母数量归零 形势比1942年更严峻
发布时间:2020-4-13

本周,最大的军事新闻无疑是新冠疫情导致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停摆”一事。目前,美国太平洋舰队4艘航母受疫情影响全部“停航”。这是历史上,美军在广阔的太平洋地区首次出现“零航母可用”的军事真空期。由于美军未能建立起完善有效的防疫机制,年内美军的人员培训和既定的军队部署规划都将被疫情严重影响,美军在全球的军事存在也会大大减弱。

4月11日,以人民海军“辽宁”舰和其他5艘军舰组成的航母战斗群从冲绳和宫古岛之间的海域南下,前往浩瀚的太平洋。如今,“辽宁”号战斗群是太平洋上唯一一支可以正常部署的航母战斗群。在统帅的正确决策和党的英明领导下,人民军队通过一系列科学有效的防疫工作战胜了疫情,成为了太平洋上唯一一支恢复了日常战备水平的军队。这是我党我军制度优势的体现。枕戈待旦的人民军队也将为我国战略决策提供有力的支撑。

本周,装备幻影2000战机的台空军第二联队被迫撤出目前秘密收容新冠病例的新竹基地,成建制转隶到清泉岗。这种“将鸡蛋被迫放到一个篮子”的行为反映出疫情对于台军的深远影响。同时,台军“远程办公”等一系列极端的防疫政策,导致指挥链受到严重干扰,以及停止“教召”带来的兵力不足,原本就缺编缺人手的台军整体战备、战斗力进一步下降,这无疑将影响蔡英文在未来几个月内,甚至更加长期的决策。

浩瀚的太平洋,谁还能一战?

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4月11日发布消息称,当地时间4月10日19时,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五护卫群“秋月号“护卫舰以及日本航空自卫队第一航空群P-1海上巡逻机发现:中国海军航母“辽宁”舰、054A型导弹护卫舰“枣庄”舰、“日照”舰、901型远洋综合补给舰“呼伦湖”舰以及052D型导弹驱逐舰“西宁”舰、“贵阳”舰等6舰船,自日本长崎县男女群岛西南420公里处公海水域处往东南方向航行,并穿越宫古海峡,驶入太平洋。

辽宁舰穿越宫古海峡,南下辽阔的太平洋,确实是一件令人欢呼鼓舞的大事。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大洋彼岸和海峡对岸的宵小们不断污蔑解放军的抗疫工作,蔑称什么“解放军不可能感染率为0”,甚至想拿这种“自说自话”进行“军事冒险”。而本次辽宁舰前出西太,以及近期海空军的一系列动作,则是对这些宵小分子最好的回应。

从公开的情报来看,“辽宁”舰从4月6日起出港进行例行训练,在通过宫古海峡前已经进行了长达5天的航行和演练。而本次“辽宁”号出航,我军队出动了两个驱逐支队的护航力量,一个舰载机团,以及更多的辅助支援力量,反映出北部战区海军的整体战备状况未收疫情影响。在“罗斯福”于月初返回关岛后,“辽宁”舰目前是太平洋上唯一一艘处于部署状态的航,谁也没有想到,中美海军在太平洋上作战力量的第一次“逆转”竟然是以这样的形式实现的。

建议USNI的Fleet weekly以后加上中国海军部署,尤其是这几周

海军突破第一岛链,空军也进行了战备巡航。就在台湾北部空防“门户大开”,台军第2战术战斗机联队集体移防清泉岗的同一周,4月10日我军混合机群再次绕台,向台军展示了我空军“随时能打仗”的战备能力,震慑了对岸当局任何“以疫谋独”进而军事冒险的妄想。本次绕台的部队,依旧是我军重点方向东部战区的轰炸机师、航空兵旅和特种机团。这几个单位从2月份起多次进行例行“绕台”巡航,震慑了此前拿“错误情报”自说自话的对岸“台独”宵小。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参与“绕台”巡航的东部战区连云港某部曾在2月份直接的空中对抗中,用国产歼-11B战机压制了台军“自以为是”的4联队和5联队F-16战机。空军是台军以武拒统的本钱,台军一直相信自己拥有空中优势,认为自己的美制装备比我们自己制造的装备要出色,然而2月份绕台对抗的结果震惊了整个台军高层,也促使台军在3月24日紧急动员,举行名为“联翔操演”的“联合防空作战训练”,检视自己一度引以为豪的作战能力。随着台军战备状况在4月份更加恶化,这些人民空军的混合机群,会让台湾地区领导人更加认识到当前军事形势的恶劣。

本次辽宁舰出航、空军绕台等军事行动,无疑向周边军事力量发出了一个明确的军事讯号:解放军目前是太平洋上唯一一支恢复了日常战备水平的军队。

4月份,河南空降兵某部乘坐湖北运输机团某部大型运输机进行重装空投 图源:中国军网

对于我军而言,这种出乎所有观察家意料的战略机遇期不是偶然,而是自人民军队诞生那天起就决定的“必然”。人民军队,是一支尊重科学、作风优良的军队。优良的作风是我军建军91年来屡次以弱胜强的法宝。毛主席在1940年的陕甘宁自然科学成立大会上讲话说,人们要在自然界里得到自由,就要用自然科学了解自然,克服自然和改造自然。这也是我军“人定胜天”的宗旨。因此,在面对自然界诞生的新冠病毒时,我军自然会用科学的方法抗击疫情。

自1月份湖北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在统帅的决策指示下和军委部署下,各个单位重视防疫抗议工作,防范于未然。就笔者所知,我军绝大部分单位对于出差、转隶、放假士兵是有着严格的管理:外出归队士兵会被单独隔离14天;各军军医处对于病号,尤其是发热士兵及其接触者进行隔离和检测;对外部人员车辆进入先测体温,然后洗消才能放入。在日常训练中,营区里必须戴口罩、各连排错时就餐,各单位注意卫生条件和即使消毒,同时即时向上级汇报防疫工作情况。在疫情迎来拐点前,各个单位也减少了一部分大型演训活动。

这些对于疫情行之有效的管理工作,最终使得我军在三个月的抗疫战中取得了“0感染”的成就。然而,这种“基本功”一样的作风要求和贯彻到底的政策执行力度,恰恰是美军这样一支“文官治军”的“散漫军队”以及东北亚地区其他美系武装力量做不到的。

相较于海空军这些“精锐”的战备情况,重点方向的合成旅演训和战备情况(比如防弹衣的下发)更有说服力 图源:军事报道

我军的军事行动,不仅打破了某些人“以疫谋独”进行军事冒险的妄想,更是在我国周边各个武装力量饱受疫情影响之时,为我国战略决策,战略部署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军事优势。枕戈待旦的人民军队必将稳步实现党和人民一切的战略目标。

太平洋 美军航母数量零

4月10日,美国目前部署在西海岸布雷默顿港的“尼米兹”号航母,也出现两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该舰所有舰员已经在航母舱内进行“舰内隔离”。美国海军声称“尼米兹”号航母确诊的病例都是岸勤人员,舰勤人员没有出现确诊病例,因此不影响部署。在疫情严重的华盛顿州,“尼米兹”号出现确诊并不是意外,不过这依旧成为压垮美国太平洋舰队战备的倒数第二根稻草。目前,太平洋舰队中“里根”号、“罗斯福”号、“尼米兹”号以及的“卡尔·文森”号4艘航母全部出现确诊病例。

对于罗斯福号上的水兵而言,他们遭遇了至少10%的非战斗减员,航母已经无法维持基本战备运行

美国海军总共拥有11艘航母,其中5艘部署在西海岸和日本,划拨给太平洋舰队。目前部署在西海岸的5艘航母,分别是“罗斯福”号、“尼米兹”号、“卡尔·文森”号、“林肯”号和前进部署在横须贺的“里根”号。这5艘航母中,只有“尼米兹”和“罗斯福”处于出航状态。关于“罗斯福”的部署问题,在过去的军评和报道中已经写过多次,这里不再赘述。

而尼米兹号的情况比较特殊,“尼米兹”号航母去年年末完成维护以后,有能力执行半年的任务,但按照美国海军的规划,尼米兹将利用活动期整合F-35C并且训练飞行员。该舰今年起一直部署在西海岸华盛顿州基察普海军基地布雷默顿港,接替去年年末入坞华盛顿州的“卡尔·文森”号航母,进行F-35C整合上舰前的科研训练任务和VFA-147舰载机联队的训练任务。根据今年的任务要求,“尼米兹”号航母将在完成训练以后返回船厂进行维修,不担负部署任务。

1月份,F-35C在尼米兹号航母上着舰 图源:美国海军

VFA-147的标志性涂装 图源:美国海军

虽然该舰理论上应该一直在西海岸培训整合F-35C,并不打算在今年上半年进行值班,但是随着3月27日“罗斯福”号因为新冠疫情激增撤出部署返回关岛抗击疫情,“尼米兹”号航母又有了新的动向。4月初,“尼米兹”号航母突然召集水兵进行14天隔离,有水兵家属表示,这些水兵将在隔离确保健康以后,出海执行“部署任务”。

虽然美国海军没有提及“尼米兹”号接下来要执行什么任务,不过“尼米兹”确诊以后,美国海军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证“疫情不会影响该舰正常部署”。我们有理由推测,“尼米兹”号此番紧急召集水兵,是为了执行更加紧急的任务,也就是前往西太平洋替代“罗斯福”执勤。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今年5月20日蔡英文当局“连任”带来的不确定性过于严重,美军必须保证今年全年都要在东北亚地区留有至少一个航母打击大队,以应对任何“突发情况”。

然而,就在隔离的过程中,“尼米兹”号航母出现了确诊,考虑到美国漏洞百出的防疫措施,比如不强制要求水兵戴口罩,保持近距离接触等错误措施。“尼米兹”号航母在隔离时中招几乎也是一个必然了。

“尼米兹”号航母确诊新冠疫情,水兵被迫上舰隔离一事,对于当前美国在西太的局面无疑是雪上加霜。在亚太地区今年上半年唯一一艘执勤航母“罗斯福”号被撤到关岛隔离以后,美国海军机动力量丧失殆尽,几个月内,只有“尼米兹”号作为“后备力量”,有能力在几周培训整顿以后出航,在至关重要的5月份保持值班。然而,随着“尼米兹”号水兵出现确诊,美军在太平洋也就再无航母可用了。

本轮太平洋舰队全部航母因为疫情“停航”也创下了一个记录:自美军在太平洋地区部署航母以来,美国海军头回在太平洋地区陷入无航母可用的窘境。要知道即便是太平洋战争时期情况最恶劣的1942年年末,圣克鲁斯群岛战役后失去“大黄蜂”号的美国海军仅仅拥有“企业”号航母可以使用,在宏大的太平洋海域上演“企业 VS 联合舰队”。

上次美国海军这么惨,还得追溯到1933年以前……因为那时候没有航母

不过,今天美军海军机动兵力面临的形势可比1942年严峻的多。1942年年末,美国海军至少还有“独立”和“埃塞克斯”这两个新航母带来的“盼头”,但今天的美国海军在西太四艘航母“停航”后没有备用选项,只能借助海军陆战队携带F-35B的两栖攻击舰维持军事存在。目前,美国海军能够驰援西太的航母,只有部署在中东第五舰队的“艾森豪威尔”号。在“拆东墙补西墙”,放弃伊朗战备的情况下,美军还是能做到“艾森豪 VS 人民海军”的。但考虑到“艾森豪威尔”已经部署到中东长达4个月,不可能在下半年长期值班,今年美国在年内出现“航母空窗期”已成定数。

今年1月份,“全盛”时期的美国航母舰队部署,谁能想到短短三个月美军就只剩下“艾森豪”一艘航母“神出鬼没”了 图源:USNI

原则上来讲,美军可以从本土抽调新血,替换被感染的水兵在“罗斯福”等有出行能力的航母上执勤。但航母水兵毕竟是人不是部件,美军新增舰员与现有舰员之间的磨合训练还要相当的时间。而随着美军西海岸圣迭戈、布雷默顿港和横须贺等多个航母基地出现疫情导致隔离,同时美国海军军校、新兵和士官晋升等业已暂停,美军从本土抽调新血补充到“罗斯福”或者“尼米兹”号航母上也变得愈发困难。这意味着在军内感染结束前,美军很难凑齐多达5000人的海军团队去强行运行一艘航母——更不要提海军部长、航母舰长人事变动带来的延宕。从这个角度讲,太平洋司令部联合情报中心前行动总监舒斯特胡诌什么中国海军“不断返回港口,更换被感染的病人,并严密封锁消息”,到不消说反映了美国海军一个“美好的愿望”。

新冠疫情横扫强敌,可以说是偶然中的必然。自由散漫的美军至今为止未能像解放军一样,发挥主观能动性,建立起完善有效的防疫抗疫机制。和美军不同的是,我军军营出于作风纪律要求平时处于封闭,与外界接触不多,而美军军营则将大量生活业务(洗衣购物吃饭)外包给了社会,这导致美军必须经常外出军营,与疫区居民大量接触后快速中招。

虽然我们经常抹黑强敌的作风问题,但以目前美军的军营开放程度,就算美军军纪严明,也会快速中招

然而,美军上级对于疫情的轻视和应对措施的延宕进一步恶化了防疫工作。美军2月25日就在韩国卡罗尔军营发现首例确诊病例,但直到3月25日,也就是一个月后,驻韩美军才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而太平洋地区美军主力,驻扎在人口密集的日本关东地区的驻日美军直到4月6日才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这种“后知后觉”的防疫措施,无疑已经造成新冠疫情在军内的扩散。

从美军各个驻军司令官这几天发布的照片来看,美军依然缺乏和解放军一样严格的防疫措施,在一线执勤的官兵依然缺乏口罩,美军士兵不得不“自力更生”,用自制的毛巾和围巾充当个人防护设施。而精锐的F-35联队——388联队的飞行员甚至开始用制造备件的3D打印机制造面罩。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军口罩这个问题上,我甚至在社交媒体上找到了一位美国水兵的奶奶为她的水兵孙子缝制口罩的案例,这不得不让人感叹美国国防工业基础流失的现状——堂堂强敌,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美国水兵的奶奶为她的水兵孙子缝制口罩,非常有解放区风格

美军没有采取切实有效的防疫措施,有文化、体制上的多种原因,但疫情还将蔓延下去已经成为事实,美国今年在西太地区出现“航母空窗期”舰更成为定数。随着美军后续的海军人员培训和既定的航母部署规划都将被疫情严重影响,美军可能要面对一个较长时间的。在中美军事实力此消彼长,美军逐渐丢失在太平洋西岸军事优势的今天,这种长期的力量真空期毫无疑问会影响各方的决策。就在本文发稿时,美军急急忙忙地通过了台湾海峡,这种对解放军发出的,过于明确的军事政治信号,到底能不能起到美军预想中的“威慑”效果,在4条航母停摆的今天确实有待观察。

真的没剩下几个

太平洋东岸的强敌受疫情影响严重,同为“王师”,孑立于太平洋的一岛上的台军也未能逃过此劫。

4月9日,台军发表声明称,由于台湾空军新竹基地即将进行大规模跑道整修,故专门驻扎在新竹基地的台空军幻影2000-5型战机,将全数暂时移往台中清泉岗基地,至于移往清泉岗基地的“幻象战机”究竟有几架?目前依旧是台军最高军事机密。

对于台湾空军来讲,新竹基地至关重要。新竹是台湾岛距离祖国大陆最近的地方,新竹机场也是北台湾唯一的一个战斗机基地,是台军“以武拒统”重点经营的防御地带。90年代,为了应对解放军空军攻势,部署在新竹基地的台湾空军499战术战斗机联队(现第二战斗机联队)优先换装了先进的法制幻影-2000战机。台湾空军希望利用法制幻影-2000高爬升率、高空高速优势的等特点,在台海北部空域截击解放军战机。

和很多人的认知不同,幻影2000战机一度是我军最重视的战机,在2005年美军交付AIM-120C5先进中距空空弹以前,装备有“米卡”导弹的幻影-2000战机,一直是台军手里最先进的战机,在超视距空战中能压制我军苏-27SK、歼-8系列战机。为此,我军曾经研发过多种“可歌可泣”的战术战法,虽然随着PL-12和新一代三代机的入役,这些战法早已成为追忆前辈英勇荣光的历史,但这反映出我军对于台湾幻影-2000的重视程度一直都是很高的。

当然,受到解放军高度重视的“新竹基地”,自然也成为东部战区乃至中部战区火力打击的“优先选项”。由于在横亘数百平方公里的台湾岛北部只有这么一个基地,对岸一直非常重视新竹基地的战备水平。按照对岸的一些说法,一旦北台湾空域有事,新竹2联队的幻影-2000能在数分钟内完成起飞,尽可能在火箭军某基地尽数倾泻6个旅导弹火力彻底摧毁机场前,配合幸存的“爱国者”,“天弓-2”迎击我第一批抵达台湾空域的混合机编队。

就是这么一个基地,当面之敌至少有3个火箭军旅以及72集团军2个营的箱火

尽管台军一直声称战备训练未收新冠疫情影响,但台湾空军第二联队以“跑道动工”为由,成建制转隶到清泉岗基地,确实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对于战备出勤率长期底下的幻影-2000联队而言,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机场跑道”这种理由成建制移防——要知道,我军航空兵师师改旅在有严密规划的情况下,许多部队转隶移防以后也仅是要求“当年恢复战斗力”。而在对岸解放军已经拥有多种打击压制手段后,这种将“鸡蛋强行放在一个篮子里”的移防调整明显是一种反军事常识的举动。虽然蔡英文在“以武拒统”的军事发展计划上往往是政治叙事大于军事需求,让台湾民众“相信自己得到了防卫”,但这种彻底的“敞开北部空域大门”的反常识做法,毫无疑问证明蔡英文当局已经到了选无可选的地步。

之所以“选无可选”,让台湾北部空域“门户大开”,恐怕证明新竹基地是台军目前的新冠患者秘密收容地点有关。新竹基地所在的台湾北部是台湾经济中心,人员国际流动大,疫情确诊数字一直居高不下,为了“以疫谋独”的政治宣传需要,蔡英文当局早在今年二月份就开始在台澎金马狭小的土地上到处寻找隔离点,最终选择了拥有宪兵中队的新竹第二联队。

2月13日,台空军批准了相关需求,在2月15日开标并当天决标。按照蔡英文当局的公开说法,得标的厂商预计要在2月27日完成所有工程。但出乎新竹这些精锐飞行员想象的是,这些飞行员发现自己住的高级基地营舍要被改造成了新冠病例收容所。台湾没有能力建造自己的“火神山”医院,而相较于临时搭建、具有极大反面宣传意义的台湾版简陋方舱医院,这些“养尊处优”的军官的双人间宿舍,恐怕是目前台湾最适合改造成病房的房间了。

而如今这些精锐的飞行员和地勤全部跑去清泉岗“借住”,无疑说明,台湾的疫情,也远非陈时中“霸气回应”的日均两三个那么简单了。我们有理由相信,到目前为止一张抗疫医护人员照片都找不到的台湾防疫工作,已经出现了重大的纰漏,甚至到了连台北空防都要不管不顾的地步了。

新竹基地受影响严重,台湾陆军也因为疫情影响了战备月的“教召”工作,由于疫情影响,台军于今年2月停止了“教召工作”。据《联合报》报导,受疫情影响,台军2月24日正式下达“衡山信文”命令确认停止3、4月台湾陆、海、空及后备部队的“教召”工作,而最新的消息是,尽管两岸关系因为“台北法案”等持续紧张,但台军“教召”依旧因为“疫情”等原因没有恢复。

对于台军而言,“教召”工作至关重要。台军缺编的单位以机械化步兵、装甲兵和炮兵等作战部队为主,这些部队不仅缺乏有经验技术的士官,更加缺乏有基本指挥能力的“军官”。如果没有“教召”而来的“退伍老兵”,这些部队无法维系基本的战斗力。目前,台军多个陆军单位已经需要“借人值班”才能维系最基本的战备,同时也导致多个单位之间怨声不断,疫情对于台陆军的影响可见一斑。

台军“教召”部队

本来人就不够的台军近期又遇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为了维持“战备”,台军高层发布了“远程办公”等一系列极端的防疫政策。这导致各个单位的营、连级军官大部分都被强行调到异地办公,导致指挥链受到严重干扰。由于台澎金马本岛空间不足,很多“异地办公”最后都成了形式主义,搞成了“A旅军官调到B旅营地,B旅军官调到A旅营地”,这样的奇葩情况,无疑进一步影响了战备工作。

不过,疫情工作也算是在某种程度上部分“拯救”了台军战斗力。去年,台军推行被军内称之为“可持战力专案”的编制体制改革计划。台军原计划将数个打击旅改编为下辖合成营的“联兵旅”,并在去年改造了包括586旅、564旅和“关渡指挥部”等数个联兵旅。但众所周知,“合成营”最大的问题从来都是人,对于长期缺乏合格军官的台军而言,让原来的坦克营长、机步营长去学习旅长、军长才有的合成作战指挥,确实是难上加难。加上台军特有的“人事问题”导致的营内气氛不和,比如某586旅联兵3营原机步营被战车营“吃掉”组成联兵营以后,机步营消极怠工,“可持战力专案”被对岸士气低落的作战部队称为“可怖战力专案”也就可以理解了。

台军原定在今年“汉光军演”期间检验合成化改编成果,并计划演习后全面推行“合成旅”改革。但由于疫情影响,台军将不得不暂缓原定于这个月开始的后续合成旅改编工作。这使得我72、73、74集团军的指战员们,上岸后还是面对“预想中”的台湾打击旅,而不是一支更加糟糕、没有战斗力的“联兵营”。

不过对于蔡英文当局而言,台军的战备情况,恐怕确实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随着台军战备工作受到疫情影响,蔡英文在“以疫谋独”数个月后,能否在5月20日当天或之后延续自己的激进政策,恐怕要重新三思了。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zgbjms.com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8923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