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环球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风采
俄军还能发射多少导弹?大批库存来自乌克兰的抵债
发布时间:2022-10-14

1.俄军连续两天发动大规模导弹袭击,导致乌克兰基础设施严重受创,但这一打击对乌克兰而言并非不可承受。

2.俄罗斯的导弹产能与库存面临严峻形势,10月10的大规模导弹袭城难以长期持续,俄军现有巡航导弹的库存中有很大一部分还是1999年乌克兰抵债归还的。目前俄罗斯军事工业正在全力提升产能,但在短期内仍很难改变现状。

3.俄军导弹报复乌克兰,虽然不足以改变战场态势,但却传达了明确的战略信号,俄罗斯正在组织一系列军事-外交组合拳,以重新夺取主动权。

从当地时间2022年10月10日开始,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导弹袭城战已经过去超过72小时,俄军的后续打击仍在继续。在这一轮打击中,乌克兰的电力系统遭到了严重的打击。当地时间2022年10月12日上午,乌克兰总理杰尼斯·什米加尔发表声明,“感谢昨天和前天晚上故意减少用电量的所有乌克兰人,一共减少了10%的电力消耗。”在声明中,他还呼吁乌克兰公民与企业在高峰时段节约用电,从下午5点到10点的电力消耗降低 25%,以稳定因俄罗斯导弹袭击而受损的电力系统。

这场源于刻赤海峡大桥被炸的报复性打击,又将对乌克兰的袭城战提升到了一个很高的烈度水平上。在11日,泽连斯基还表示,俄军又对乌克兰进行了新一轮的导弹袭击,规模为28枚导弹。而在10日的袭城之后,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在当天召开的联邦安全会议上指出,如果乌方继续在俄领土实施“恐袭”,俄方将作出强硬回应。但在10日的强硬回应与表态之后,这场冲突的走向,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俄罗斯在未来的意图也露出了一些线索。今天的凤凰网军事《前哨站》将为大家分析这些线索。

我们不能仅仅从字面上去理解俄罗斯对战局的表态。正如所有的意图都要用积极词汇包装一样。战争中的国家,其话语也必然要表现出坚定的意志与决心。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在投入战争之后,还宣称要克制与忍让,更不可能宣称适可而止。但这些也都是一国在实际的战争指导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如果要深入理解策略的变化,则应当在考虑战争之理的前提下,通过具体的行动去认真观察。

袭城之战与断电之战

当地时间2022年10月10日,为报复乌克兰对克里米亚的生命线——刻赤海峡大桥的袭击,俄罗斯军队发动了开战以来规模最大的导弹攻击。根据乌克兰政府公布的信息,截止到当地时间上午11点,也就是北京时间的下午四点,包括基辅在内的八个州遭到了俄军导弹的攻击,其中基辅就有11处主要设施被击中。

这一天的导弹袭城,主要由俄罗斯空天军远程航空兵与海军黑海舰队完成。当天早上,俄远程航空兵的战略轰炸机(8架图-95型,可能还有2架图-160)从阿斯特拉罕起飞,向南进入里海上空的发射阵位,发射了30余枚空射巡航导弹,主要是Kh-101及其现代化改进型Kh-555。随后,黑海舰队的6艘小型导弹舰(黑海舰队共有4艘21631型与4艘22160型小型导弹舰,各能搭载8枚“口径”巡航导弹)也在黑海东部的阵位,发射了一批“口径”巡航导弹,这些导弹的弹道特性与空射巡航导弹类似。这些导弹具备3000-5000千米的射程,可以利用地形隐蔽,从不同方向突破乌克兰的防空网。同时,其中一些巡航导弹甚至绕道巴尔干半岛北部,经由摩尔多瓦上空袭击了乌克兰西部,并引发了摩尔多瓦政府的抗议。

根据乌克兰总参谋部在次日公布的统计。俄军先后向乌克兰发射了84枚巡航导弹与24架自杀式无人机(或称巡飞弹),但这一统计数据应不包括前线当天遭到的导弹和火箭弹的打击。按照袭击当天互联网社交平台的统计,俄罗斯导弹攻击的分布大致为:基辅60枚;尼古拉耶夫47枚;利沃夫15枚;文尼察27枚;哈尔科夫20枚;敖德萨15枚,总计184枚。但如果仅算乌方战略纵深的基辅、利沃夫与文尼察等地,则为102枚,与乌方公布数据接近。事实上,从开战后,乌军公布的俄军导弹打击,主要统计的就是打击乌方纵深的巡航导弹与弹道导弹,后来也包括自杀式无人机。而俄军在前线使用的各种战术导弹则并不包含在其中。虽然乌克兰国防部在袭击后就宣称击落了来袭导弹中的大部分,但乌克兰媒体报道称,俄罗斯导弹袭击击中了70个目标,包括29个关键基础设施。显然,俄军的大部分导弹都完成了任务。俄军的这一轮打击重点放在了乌克兰的基础设施,根据各地接入互联网流量判断,乌克兰各州中近半数出现了电力供应断崖式的下跌。

而在11日,俄军加大了对前线附近的扎波罗热核电站的攻击,导致该核电站完全停止运行。此外,乌克兰多个地区的变电站也遭到了攻击,电力供应出现紧张,乌克兰对欧洲的电力出口也完全停止。也是因为俄军对乌克兰基础设施的打击,造成了铁路系统的大面积延误。根据乌克兰铁路公司负责人奥列克桑德尔·卡米辛(Oleksandr Kamyshin)在社交媒体上宣布的消息,“截至 21:00,我们有 42 列火车延误”,他还补充说,其中有14列火车延误超过1小时。在这场战事中,乌克兰铁路系统表现了相当高的效率,甚至令英美等西方国家也感到汗颜。而在9月俄军对乌克兰电力系统的那次打击中,也只有6列火车出现严重延误。如果俄军在开战的第一击之中,就对乌克兰的电力网和运输网进行这种规模的打击,确实可能对战局造成巨大影响,但这是因为和平时期的军队仍很大程度上依赖民用设施。而在开战已经八个月后,对基础民生设施的打击,事实上已经很难快速削弱战场上的乌军了。

电力短缺带来的生产生活困难、交通延滞等等问题,在战争状态下,已经变成必须面对的代价,而一个经历八个月战争的社会,最容易习惯的事情,就是付出代价。在这一前提下,战略轰炸也是消耗战的一种形式,甚至是最高级形式,是一国远程打击能力与另一国工业产能之间的冗长竞赛。即便是伊拉克这样缺乏工业基础的国家,仅靠巡航导弹也只能完成点穴,而无法长期保持瘫痪。这也是巡航导弹打击常见的问题,能够短时间内中造成很大的破坏,但这种破坏效果却难以长期维持。理论上,在现代空袭中,巡航导弹虽然飞行速度较慢,但因为地形屏蔽,以及多样化的航线设计能力,能够形成大规模、多方向的突然打击,在开战初期就形成对敌方防空系统的突破。所以,巡航导弹总是扮演“敲门”或“砸锁”的角色,却并不适合承担持续的战略打击任务,即便对于美国而言,造价已经相对低廉的“战斧”巡航导弹也过于昂贵了。说到这里,我们不可避免的要去算一下账,看看俄罗斯的导弹库究竟是什么情况。也只有看清了这一点,才能理解这次报复打击背后的意图。

俄罗斯的导弹产能是否够用?

在开战后第一天就打出了近200枚巡航导弹与战术导弹,在随后一个月中,俄军在乌克兰发射了1500枚。而在开战后第三个月,乌克兰方面公布的统计数据就达到了2500枚。在当代战争史中,这一发射量是空前的。而在10月10日的打击中,俄军的巡航导弹发射量再次达到了很大的规模。甚至比美国的大部分“外科手术”都要高。

在美军的作战历史上,在单次突击中使用超过50枚巡航导弹的案例,其实也并不常见。在过去31年里,美国在17场“外科手术”式的空中打击中,先后发射约2400枚巡航导弹。截止目前,单日发射频率最高的一次是1998年12月16-19日为期四天的“沙漠之狐”作战,美军共发射了90枚空射巡航导弹和325枚海基巡航导弹。所以,即便与美军相比,俄军在10月10日的巡航导弹规模也是很大的。但这种打击却明显是不可持续的。原因并不复杂:巡航导弹太贵了,而且俄罗斯的产能其实并不乐观。

BGM-109“战斧”型巡航导弹是流水线生产的典型,在持续近四十年的生产中,生产线始终保持稳定,因此,在已知的所有型号中,这种导弹的成本控制也是相当成功的。在2010年前后,这种导弹的单枚采购成本已经降低到87.4万美元。随后,因为通货膨胀与采购量削减,在2023财年,这种导弹的成本上升到了140万美元(2.171亿美元采购154枚)。但在各国的巡航导弹中,“战斧”仍是相当便宜的型号。当前的美国的导弹工业,计划平均每年要为美军提供约110枚“精确打击导弹”(PrSM,配备“海玛斯”火箭炮的战术弹道导弹),500枚JASSM导弹与160枚“战斧”巡航导弹。虽然这也并不是美国导弹工业产能的极限,但要在这一基础上实现倍增,也需要18-24个月的准备期。毕竟,在平时状态下,大量增产的导弹只会增加军队的负担。而与美国相比,俄罗斯的导弹产能则明显要弱很多。经常被人所忽略的事实是,在苏联时代的工业布局中,巡航导弹和战术导弹配用的小型涡轮喷发动机与火箭发动机主要分布在乌克兰。十年来,俄罗斯努力提升导弹发动机的生产能力,虽有效果,但与苏联时代仍有极大差距。

俄罗斯最大的导弹发动机生产企业ODK-Saturn设在雷宾斯克和鄂木斯克的两个工厂,负责生产巡航导弹所使用的TRDD-50系列小型涡扇发动机,两厂年产能可能都不超过100台(美国情报机构仅将其产能评估为每年50台)。这种发动机正是俄军在这次袭城战中的两种巡航导弹的配用发动机。同时,这种发动机也应用于“海王星”反舰导弹。据此,美国情报机构将俄罗斯的巡航导弹产能评估为每年225枚,这一数字可能包括对苏联库存导弹的延寿升级(主要是针对Kh-55)。

此次俄罗斯的导弹袭城战中,最引人注意的是Kh-101/555型巡航导弹。Kh-555是苏联时代的Kh-55空射巡航导弹的升级版,而Kh-101则进一步现代化的版本。Kh-55基础型号所使用的P95-300发动机是乌克兰的扎波罗热机械制造厂所生产的。讽刺的是,在俄罗斯独立之后,其获得的最大一批巡航导弹,正是乌克兰在1999年移交俄罗斯用于抵扣天然气欠款的575枚Kh-55。而直至2000年,俄罗斯才开始用TRDD-50型发动机替换P95-300。也就是说,俄军库存中相当一部分的空射巡航导弹,都是乌克兰在1999年转交俄罗斯的。

俄军最新型的“口径”巡航导弹,是俄军为兼顾打击效果与生产成本而开发的巡航导弹,并将在未来扮演俄军巡航导弹的主力型号。而“口径”巡航导弹在2016年投产后,当年的产量也仅为47枚,当时俄罗斯方面预计的目标产能为100-120枚。在2016年,俄罗斯方面曾预计该型导弹在进入全速生产后,成本将降低至折合98万美元的水平,但也有消息指出,目前,该型导弹的采购成本仍然高达650万美元。

俄罗斯陆军的13个导弹旅已经全部换装“伊斯坎德尔”系统,共装备160部发射车(此外还将出口80部),配备640枚“伊斯坎德尔”导弹(一辆发射车配一辆备弹运输车,各携带两枚)。该系统在2005年开始量产,每年生产一个旅套(12部发射车)与50-60枚导弹。单枚导弹采购成本约为300万美元。直到2021年,俄军才完成了所有导弹旅的换装。也就是说,此前的产能主要用于换装工作,并没有太长的时间用于建立相应库存。所以,在5月之后,“伊斯坎德尔”导弹的曝光率就大大下降,甚至出现了俄军将退役的“圆点”战术导弹重新投入战场的情况,S-300型防空导弹客串地对地战术导弹的事情也在此情况下发生。俄军也为“伊斯坎德尔”导弹系统配备了巡航导弹型号,即“伊斯坎德尔-K”,该型导弹也在俄乌战场上亮相过,但随后也基本销声匿迹,这应该与俄军战术导弹旅已经高度关注战役任务有关,毕竟,“伊斯坎德尔”是俄陆军唯一有可能压制“海玛斯”火箭炮的武器。值得注意的是,“匕首”空射高超音速导弹本质上是“伊斯坎德尔”的空射型号,也占用沃特金斯克机械制造厂的产能,所以在计算产能时,我们不另做计算。

根据俄罗斯方面的报道,ODK-Saturn下属的导弹发动机工厂自5月以来,大幅增加了工人数量,并开始以三班倒的方式进行生产。生产“伊斯坎德尔”导弹的沃特金斯克机械制造厂也在同期紧急招工500人,以提升导弹生产速度。但人工仅仅只是解决导弹产能的一部分。俄罗斯糟糕的电子工业水平,很难满足精确制导武器的生产需要。在乌克兰方面公布的俄军导弹和无人机残骸中,有大量来自国外的民用电子元器件。俄罗斯为了保证精确制导武器的产能,大量使用通过民间渠道进口的芯片、导航仪与通讯设备,这种情况自2014年西方制裁加剧之后就非常常见,但也导致武器可靠性严重下降。五角大楼在5月曾对俄罗斯导弹的可靠性进行评估,认为至少有20%的导弹在飞行中发生了故障。俄军这次发射的Kh-101也出现了未爆弹坠毁的情况。

基于以上数据,我们可以推断,俄罗斯在战局中使用的几种主要的巡航导弹与弹道导弹的平时产能,约为“口径”、Kh-101约在200-300枚左右,“缟玛瑙”型导弹约100枚,“伊斯坎德尔”型约60枚。年产量不到500枚,这一产能,与美国相比也不算少,但对于当前这场战争的消耗而言,仍是不敷使用的。客观地讲,美方对俄军库存巡航导弹与战术弹道导弹总计约4000枚的估算,是基于料敌从宽原则的。美军高度依赖这些精确制导武器,采购经费更加充裕,导弹工业也更为发达,但其库存量也就是这个水平了。俄罗斯的军事工业虽然也不断加速生产,在开战以来的八个月中,能够获得的巡航导弹与弹道导弹约为300-400枚,即便加上这个增量。俄军的导弹存量也必然不足半数(低于2000枚)。10月10日的导弹袭城,必然不是俄罗斯未来将长期延续的作战方式。这样规模的打击,俄军再维持两个星期,俄军的导弹库存量就会濒临枯竭。而即便连续进行两个星期的高强度袭城,无论集中与那个方面的打击,对于瓦解乌克兰的战争意志与能力,仍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应当注意到,同样是袭击基础设施这件事情,发生在2月24日与10月10日,有着本质性的不同。如果在2月24日当天,俄军同时对乌克兰的政府机关、军事基地、交通枢纽、电力网络发动打击,那么确实可能会在开战当天造成完全不一样的局面。当然,我们后来也意识到,这种打击也是远远超出俄军能力的。而在10月10日,这种打击确实会对乌克兰造成不小的打击,但却很难再对战局形成明显影响。10月10日是一次明显的战略表态。俄方表示,如果乌方继续在俄领土实施“恐袭”,俄方将作出强硬回应。加上三天以来对乌克兰基础设施的打击,俄罗斯充分证明了自己的意志与能力。

无论是这次的报复,还是此前不断炒作的“核战争”。这些本质上,都是威慑手段,而不是胁迫手段。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在于“迫使对方不要做什么”,后者则在于“迫使对方做什么”。在当前这种形势下,后者只能在战场上去解决。而俄罗斯要威慑的是什么呢?这一点其实也已经非常明显,就是乌克兰扩大战争规模与烈度的意图。随着俄罗斯的部分动员不断推进,乌克兰提前动员带来的兵力优势,终将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被抵消。这种力量对比上的变化,与道德理想无关,只有冷酷的战争法则。乌克兰要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就必须赶在那个被彻底压倒的时刻到来之前。对乌克兰而言,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把北约真正拖入战局。不仅要扩大战争的范围,也要加快战争的节奏。

俄罗斯通过部分动员令征集的30万退役军人,将在未来的2-3个月内普遍完成重新训练,其中部分人员也可能更快进入战场。而秋季征兵获得的13万新兵,可能也会有一半在半年内完成训练并签署服役合同,前往乌克兰参战。这意味着,在今年冬季,最晚在明年开春之前,俄军将在兵力上获得急剧扩充。同时,俄罗斯的军事工业也在全力加速生产。但无论是兵力训练还是军工生产,都需要时间。当前,俄罗斯最需要的,是时间。而乌克兰现在最消耗不起的,也是时间。在4月1日乌克兰首次袭击俄罗斯本土时曾提到,乌克兰不怕大打,甚至可以说,只怕打得不够大。4月1日,乌军就敢于袭击俄罗斯本土,10月8日的炸桥行动也并不令人意外。而俄罗斯一次次使用核威慑手段,更多地也是为了限制北约直接参与的可能性,以此将控制战争的进程和规模。在这一方面,二十余年来的俄罗斯联邦政府一直非常精明,其响亮的口号之下,常常隐藏着精巧的计算。

我们回顾过去一周发生得到事情,就会看到一条很有意思的脉络。俄罗斯一方面宣称将仍坚持遵守5个核大国防止核战争的声明,另一方面又宣称将使用“北溪”管道的支线继续向欧洲输送天然气。即便克里米亚刻赤海峡大桥被炸,俄罗斯也仍坚持定性为恐怖主义袭击,并对使用核武器三缄其口。很快,俄罗斯总统普京就要在哈萨克斯坦与土耳其总统埃尔杜安会面,此前,土耳其方面就放风,称俄方有意同西方进行谈判。因此,欧洲诸国所面临的情况就变成了,一方面战争升级为核战争的风险将导致共同毁灭;另一方面凛冬将至,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仍未发生根本改变。胡萝卜与大棒都已就位,如果俄罗斯方面要求开启谈判,有关各方之前反复提出要开启和平进程,面对俄罗斯的要求也不能无动于衷。即便俄罗斯最终并未要求谈判,欧洲国家对乌克兰的支持也将再次首鼠两端。而无论和平谈判进程是否真的有可能启动。俄罗斯都将获得最关键的时间。

拿破仑曾经说过,“我能夺取任何一块要地,却永远无法夺回时间”。在战神的竞技场中,时间永远是最珍贵、最关键的因素。俄乌以及域外国家在多方相持八个多月后,时间究竟将成为谁的“战友”?我们拭目以待。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證照} 翻版必究  

   網址:www.xu-beihong.com.cn  www.zgbjms.com  www.ccvcm.com

    

总访问量:20506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