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方网站!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in china!
军旅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军旅文化
付林:文工团腕儿多难管 彭丽媛军艺树新风
发布时间:2013-11-15

杨樾:大家有时候会觉得文工团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什么人能进去,什么人能出来,他们是怎么生活的,这些明星们是不是也要走正步?我看到很多部队里文工团的大腕儿经常在外面“走穴”,那团里的活儿一个月要演多少?这些大家都很好奇,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小小揭秘一下。

付林:文工团的基本作用,那个年代产生的作用就是宣传,就是活跃,就是在你出发之前、胜利归来鼓舞士气。直接了当,下部队服务,文艺工作团下去之后,女孩子给战士洗衣服,帮助他们辅导,练习简谱,普及文化,那些当兵的和现在大学毕业不一样,那时候没有大学生,要普及文化,有很多东西。它变成一个既演出,又服务性质的一个工作团,现在恢复为什么叫文工团?除了总政叫歌舞团、话剧团,其他的部队全叫文工团。以前是部队化,但是现在因为部队文工团除了舞蹈训练,其他琴房都是没有声音的,一个礼拜点一次名,这就和过去完全不一样。我结婚的那个年代,因为老学习,白天在一起训练学习,到晚上还要加班学习,我是用6点、7点举办完婚礼,紧接着还有学习,第二天早上跑操,那个年代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有点过分,结婚三天假都不敢请,第二天还跑操,那时候完全是军队化。我在军艺的时候,我们到展览馆演出,从魏公村出门口,所有的走步不用喊口号,就听到“唰”、“唰”、“唰”,大家感到穿了一身军装的时候非常帅,所有的目光都看着你,这一支部队走到白石桥,走到展览馆,不用汽车,就是走,那时候军队是这样的。 

杨樾:现在的军艺也不这样了吧? 

付林:现在管的还挺严,彭丽媛院长去了以后,但是之前管理也一直要求挺严,比如熄灯,早晨起床,走路,这一段路还是要排队,相反,军艺有些传统还有。   

杨樾:到团里就不这样了。

付林:文工团难办了,因为腕儿多了,有腕儿的团体有个巨大好处——传播,它有腕儿,总部都还行,二炮、武警都有腕儿,但是有腕儿,我们主流媒体用的多,主流媒体在左右所有东西,主流媒体说我是央视在请你做节目,你去不去?所有都开绿灯,那么,你有演出,也得歇菜,就变成什么呢?现在逐渐回归理性,央视不要把所有的演出给取代,文化部向他们要求很多大型节目不要那么走,是对的,回归演艺市场的正常,央视就做央视的事儿,你是一个平台而已,不要所有的演出都被你重新整合。如果所有的团体的腕儿不得不跟你,到那时候所有的团体都被瓦解。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没有解决就带来一个问题,部队的管理是两张皮,有的管理好,有的管理就差,管理差就变成什么呢?腕儿是点名都不来,点名来的都是参加不了大型演出的,这一台晚会肯定没有他,这形成了二十年的变化,这就不正常了,点名是要来,听说总政还不错,点名是一直来的,总政歌剧团腕儿大、腕儿小都排列,而不是说腕儿大了平常排练都可以替代,这惯出了臭毛病,没有这样的,在这个团里,你就是普通的一员,你出去是腕儿,捧你,但是你如果什么都有、什么都要,这就不对了。

杨樾:这里面是不是存在管理上的矛盾?如果对于这些腕儿管得过严的话,他就跑了,就不干了,就成为一个社会上的歌星算了,这也是团长们很难办的一个事儿。   

付林:还不是团长,团长肯定是这样的,团长一定是强势团长,才能和腕儿沟通,现在做团长没有做弱势的,弱势的肯定管不了这个团。所以,现在带来一个问题是甚至让腕儿做团长,管腕儿,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但是现在真不是团的问题,是上层的管理层,几级的管理层,尤其是最高的管理层,你发扬什么风格,比如,习近平主席关于部队的一种风气的整顿,我觉得有必要。如果现在上面都是为了这一年为了这一次要给谁看,拼命地花钱,搞这种形式有必要吗?所有的演员不能动,要为它做,所有的都要参与这个,其他都不重要了,都是为上面服务了,为几个人服务,这是非常错误的。从上面开始错误了,腕儿认为直接挂钩的是最上层,那下面谁敢管啊?

杨樾:实际上,他的思想意识还不在于是不是能够出去赚钱的问题,而是刚才您说的这部分。

付林:这个带来很多问题,变成一个特殊化到极致的时候,人自己很难控制,他不属于他自己的了,他属于整个社会的,甚至这个社会高层的,甚至他们政治性的东西,要服务于政治,所谓的狭隘政治,我认为不是真正政治,是一种个人化的政治。那么,还有一个就是什么呢?市场,除了政治化就是市场,市场的牵引也很大,这个市场给你60万一场,你去不去?给你30万一场,去不去?我们平常写一首歌,比如说从50001万、2万,有些歌手一场就很多钱,有巨大的诱惑力。所以,这个团队怎么管?你不让他去,你得罪他,你这个团里搞不好;你让他去,就牵扯到这个团队的存在价值,所谓地你是为部队服务的,怎么服务?现在这是一个新话题,确实需要解决。 

杨樾:但是好像大家也没有很好的办法。

付林:目前没有,目前我们在调整思维,我们肯定要解决以往那种完全失控的状态,或者部分失控,或者过程地追求于市场的利润。同时去掉形式化的东西,费掉一般的晚会投巨资,我认为是对的。

杨樾:最近差不多部队文工团的改革也持续了十年左右的时间,从地方就开始在搞,这几个军区的文工团也都在搞一些改革,包括收缩,包括一些人员的分流。

付林:改革的最大焦点,真的不是在于收缩,所谓的征编,每次都在缩小,但是实际上又在宽养,总是额外地各军区因地制宜,在编制下再扩张一点,从别的地方调一些名额再补充,因为有的时候不够,文工团如果在七八十人,觉得不够,巨大的堂会、巨大的演出,做不起来,门面性越搞越大,舞美、景儿越来越花哨。这是领导层的审美意识出现问题,我们都不是一天看出有问题,我们从开始就觉得有问题,但是高层的领导要是看不出问题,那就没有办法了。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xubeihonghuayuan@126.com 

 網址:www.xu-beihong.com www.xubeihonghuayuan.com 京ICP备06024585

总访问量:4793772